发新帖
查看: 2709|回复: 11

只是想说说我的故事。

我今年21岁,从小因为家人不爱管束的原因变得非常叛逆,上了初中,不爱学习,每天就知道和同班或同校的玩得好的同学逃学,然后去网吧,奶茶店,虽然不是一个好学生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其实真的很单纯,我从来不惹祸但朋友只要受到委屈,玩的几个好的一定会去用自己的方式讨回,慢慢的就认识到了一些社会上的人。虽然比起那些人小,但心里不觉得害怕,想起那时真傻真幼稚,一心觉得好像认识到了社会上的人就像有了依靠,惹祸也不怕没人帮忙了。很快的,因为打架,就被退学了。每天醒来就知道约自己玩的好的几个朋友一起逛街,买衣服,有了一次夜店生活就迷恋上,不是被朋友带去就是大家一起凑自己零用钱去。没过多久当地最热闹的酒吧里就和总爱去的爱混的人熟悉起来,记得第一次碰K粉那年才16岁,总看见有几个人爱去厕所,还笑嘻嘻的,我就觉得奇怪,有一次又在厕所前遇见我就跟上问他们干嘛呢,有一个还没等我问完就把我推进去,见他们拿出吸管减掉在手上倒出粉末用鼻子吸我也学着,没多久脑子就晕了,被他们带进酒吧大厅随后我感受到了什么叫灯红酒绿的生活。之后的每晚我几乎都要到酒吧当然也要吸K,直到快半年的时间,有一次有警察来查,当时带走了很多的人,因为我跑出去买烟逃过了,随后就再也不敢去。不过K没隐,只是那时我喜欢人多在一起热闹的感觉。也因为自己年纪小还是害怕了,后来就算不吸心里也不会想。没过多久我接受家人的安排就复读了,读的中专学校。认识了个比我大一级的男生,很快就谈恋爱了,也算情窦初开吧,有了男朋友就不想和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玩了,每天只知道和他在一起,一起上学放学,然后去他家里直到晚饭后送我回家,每天很单纯很快乐的在一起,直到读完了中专,毕业后我被家里安排到了个公司上班,虽然才18岁,但是公司里每个人都很喜欢我照顾我,而他从小就喜欢重音乐毕业后去了酒吧学DJ,我每天下班后就想找他和他在一起,我还是很简单,而他变得越来越复杂,认识不务正业的人越来越多,我本来不想去酒吧却总是为了接他经常去了,也和他认识的朋友熟悉起来。有一晚接他他说等到他休息了不忙走,随后几个人去了酒吧上面,他们认识的朋友租的房子,一进房间就看见桌上放着两个瓶子,我第一次见不知道是什么,只见他们很高兴的围在了一起,轮流换着管子吸,我看着很好奇感觉瓶子里那么点烟子吐出来可以那么多,他们说让我试试什么叫腾云驾雾的感觉,因为好奇心我试了,几口很快的就让我变得很嗨,心里越来越兴奋,激动,不久后大家都执着的在一起聊天打牌,整晚我都觉得很嗨,很开心,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后来迷恋上那种感觉就算不在他们朋友家,我和他也会拿一些回他家去玩,一年多了,但因为当时我在上班的原因一个星期就一次那就是周末的时候。而他我却不知道,据说是天天吧,慢慢我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又伤害身体,因为我玩一次几乎三天才睡一小会儿,还是因为要上班逼自己睡的。而他的隐却越来越大,有很多时候我从没想过,但只要到他在的地方就会有冰壶在的地方。在我已经反映到劝他的时候已经劝不了了。
又过了大半年,在个周末的晚上,和以前一样在他家吸冰,两个晚上没睡没吃了,我感觉很软很难受,我无意的一句“好想睡个好觉啊”他马上来精神了,问我是不是想睡觉,我当时愣了,问他干什么,他从柜子里摸出一个烟盒,用钱装着的有东西打开白色的粉末,我说是K吗,他说不是,但绝对是比K比冰都还要让人舒服的东西,说实话那时候的我对海洛因一点了解都没有,从没见过更不知道怎么玩,见他很熟络的做了板做了枪,吸了一口又吸了口烟,吐的时候很爽的样子,我也学着,那时虽然我知道是毒品但却万万没想过是海洛因,因为对他的信任我什么都不多问就也学着一口两口三口,随后就哇哇的吐了,记得那时还怪他给我吸的什么东西这么恶心,反胃,再也不要吸了,他说别说话吐过了就好让我擦床上找找感觉,虽然之前反胃的确恶心但是确实随后轻飘飘的,还有荡秋千的错觉,很快我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很好奇的问他是什么叫他再给我试试,和第一次一样三四口就吐了,但是躺床上感觉很舒服,在我看来这比冰比K更让人迷恋,甚至我觉得吸冰会让我睡不很不能有精神上班,而这个东西却让我每天都睡了个好觉,那时就觉得那感觉就是销魂般,接连三四天每晚都要他拿来吸了睡觉,当我正经问他是什么时,他告诉我虽然很让我震惊,但因为年纪小意识不到毒品的危害,总觉得自己能够掌握得住自己,所以没有停止,自从有了第一次每天每晚都连续着,而我们都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反而丢了冰,对冰没有了兴趣因为吸食上了所谓的海洛因。

最开始的时候我和他每天只拿了50的零包两个人都可以晕了睡到第二天,慢慢的隐越来越大,从50到100,到150,到200,最开始因为我和他都有工资,经济还算跟得上,后来就感觉到了,我的工资也只够消耗一个星期,随着就开始学会给家里骗钱,预约工资甚至给身边得人借钱,当意识到得问题得所在得时候已经晚了,那时候的我从不觉得自己生活里除了他还非什么东西缺一不可,从每晚一次到一天三次,像吃饭一样,连上班也没了兴趣做什么都没有兴趣了,开始用各种理由请假不上班就是想在家迷恋那种昏昏欲睡得感觉,慢慢得隐越来越大,两个人在一起臭味相投,一个不提一个提,那时候的我们醒着得时候就像隐发的时候,只要醒着就想吸,慢慢的吃了再也不吐了也不再昏了,量也越来越大了,当我和他已经意识到什么是毒品的危害的时候,当我们发现真的不能再继续错下去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害怕,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只是心隐作祟,但当真的不吃的时候身上的反应越来越大,什么叫隐,让我们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吸,当我觉得我必须得离开他的时候却发现能离开他却离不开海洛因了。


有点累了,今天先回忆到这里,未完。。。

举报

举报

年轻了点

举报

渐渐的我们开始脱离了正常生活的轨道,几乎不再和朋友聚在一起,每天下班就知道和他一起拿货然后去他家,有时连晚饭都不想吃就在卧室关上门吃完就呼呼大睡直到第二天,从上班迟到到请假不上班到旷工到最后真的没有心思工作了就辞职了。而我和他的感情早已变质了,说是谈恋爱还不如说是药友的关系,不再是因为感情两人在一起而是为了海洛因聚在一起,在一起的话题也是围绕着东西,两人眼里不再有了对方只有海洛因而已,人也变得越来越自私,还记得当我躺下睡了他说想去上个厕所再睡,但却清晰的听见厕所里的火机声响。甚至和他互相隐瞒的背着对方拿货躲着吃。感情几乎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毒品的关系才和彼此都有挂钩。
经济没有了来源在家骗钱的时候就越来越多,不知觉中家人心里早已怀疑到了自己。记得有一天我在家没有出去,只为了等家人回家好找借口要钱,等爸爸回来后我说我没有吃饭叫他给我一百块钱我和朋友去吃饭,当时爸爸就拒绝我骂我,为什么几乎每天都要钱,用的快不说还简直看不见我怎么花的?得不到钱的我当然不依不饶,要不到就大声的闹最后还是得了,得到钱马上穿鞋出门,连车都嫌慢打直接坐个摩的到拿货的地方又坐摩的返回,连跑带爬的小跑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想不到是个陷阱的开始,回到家后急忙脱了鞋,虽然看见爸爸就坐在客厅看着我的一切都没管,直接进卧室反锁了门,很激动的做好一切工具接连打了两口就听见爸爸在门口喊“快开门我问你点事情”真烦,虽然心里这样觉得但还是准备去开门,没有防备的把东西往自己枕头下放就去开门了,一开门爸爸就问“你不是出去吃饭了吗怎么这么快”我说只是和个朋友到自己家楼下吃了碗炒饭,随着就看见爸爸的脸色变了一把的推开我,进来就打量我的房间随着摸了下我上衣的包,我立马就显得很慌张了,带哆嗦的大声一句“你想找什么”爸爸没有回答我的话再一次的一把把我推开,把我随身背的包里的东西全倒在床上翻找,我急了想阻止却得来了一耳光我就什么话也不敢说了,眼看着爸爸翻开了我的枕头。。我永远记得爸爸那刻的眼神,表情,永远记得那晚我被打了多惨,永远记得那晚爸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到话。那晚听到爸爸给妈妈说不如就送我去戒毒所吧,我立马就跪下了,哭着求他们,我说我才刚刚碰没多大的隐,就让我在家里戒,再给我次机会,我不想进那个地方我不想在自己生命中留下这么大的污点。虽然父母很痛心但还是给了我机会,收了家里钥匙收了手机,为了不让我和外界有联系甚至家里的座机也立马拆了网也断了。记得那一次是第一次戒毒,第一次超过24小时没有吸海洛因,第一次身体的反映那么大,第一次感觉那么的痛苦,第一次看见妈妈为了我整日的掉泪。。。幸好吸食的时间不算很长,身心的依赖不是很大,还有拿货的纯度不高的原因,最关键的是心里真的对不起家人打心底想去戒掉的原因,因为自己年纪小身体还算好,一个星期就没有任何反应了除了偶尔还回味那种昏昏的滋味,被家人关了一个月身体也完全康复了能吃能睡了,父母也知道当时我的隐真的不大,我那时心里也不曾去想过再去吸了,给家人保证好清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他们的信任,重获了自由正打算再次回到社会的轨道,心里想着不能再伤父母的心了,以前自己再怎么胡闹但都有原则,犯过的这种错坚决也不要再去犯了,心里也想着,和他。。绝不能继续再有联系也绝不能继续在一起了。

未完。。休息一下。。

举报

很想了解你们这样人的心里活动,谢谢

举报

举报

加油!

举报

来自手机客户端———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大概是每个道友都有过的经历吧,祝你成功,暂时不成功也别放弃希望,不然就玩完了,我几个朋友就是这么走的,因为看不到希望,所以选择离开!

举报

来自手机客户端——— |显示全部楼层
和我的经历很像 但是可能我比较走运吧,接触的都是k

举报

不好意思好久没有上这里来了,都没有更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戒冰毒|戒海洛因|戒麻古|纳曲酮|脱毒舒|八卦象数疗法|一起戒毒论坛

GMT+8, 2019-8-23 23:30

Powered by 戒毒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