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480|回复: 0

刚刚好不多不少的清净。

光年以外的漫天尘埃。我走过的远不止一个年代。
于是狠想找一个安静的小镇。小心搁置我那些鸡零狗杂的故事。情节细细碎碎。拼凑起来便是天涯。画面形形色色。合在一起便是海角。

咬唇托腮的努力想了半天。只码出了上面的开场。我狠努力的想码些明媚的字却发现只是徒劳。
我、已不像以前那样会码字了。


泪中带笑。笑里藏殇。
我想我是难过的。


失眠失出了境界。这日子过得真他妈辉煌。
我恍惚间觉得脚踩着曾经光辉的神圣十字架。我咒骂着信仰。起誓:让时间赐予我平等和死亡!
触感在重复中麻木。还来不及疼痛。我早已在麻木中重复着、重复着。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有些人是没法忘的。我不说慌。
那么、是谁的高跟鞋在那年记忆里开出笑颜。
至此、我只能送她一世的想念。随着年华穿越。缠绕她的青春。用些许温柔在寂冷悲伤的年代温暖她。
我想我可以原谅自己了。

看。风吹落叶纷纷扬扬。
心底几年不化的悲伤丢不掉。于是也渐渐习惯了一个人走。
我的明与暗落差太大。还来不及Hold住。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了狠远…渐行渐远…狠远狠远…
我想我如何忘得掉她眉眼之间清晰的情感轮廓?


                             


                  
  最后       风过耳。风过尔尔。不过都是浮云。

麻木。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戒冰毒|戒海洛因|戒麻古|纳曲酮|脱毒舒|八卦象数疗法|一起戒毒论坛

GMT+8, 2018-4-21 02:09

Powered by 戒毒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