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546|回复: 0

吸毒女子变身戒毒大使 传授戒毒经验(一)

本帖最后由 平安福 于 2016-6-26 12:59 编辑

曾经的瘾君子 今天的戒毒宣传爱心大使

解说:她曾是瘾君子,吸毒女。

王晓静:毒品真的好奇怪,就觉得很苦,明明很苦,但是感觉苦完了,我还想再苦一次那种感觉。

解说:三段失败婚姻。

王晓静:第一个恶梦,是因为我没有朋友,吸毒了没有朋友,他只是想把我骗过去,给他赚钱那种。

解说:几度迷失自我。

王晓静:根本不用管那个丢不丢脸,那说了就简直太假了,例如那时候跳夜场的舞啊,很糜烂的。

解说:历经十五年,戒毒六次,她该怎样自我救赎。

王晓静:我就复吸,复吸到戒毒所第一次强制隔离戒毒,两个月强戒,谁知道强戒出来还是又吸了,就这么一次我一生都会去忏悔。

解说:父母亲临现场,面对女儿的荒唐过往,磨难家庭又经历着怎样一场毒之伤。

王晓静父亲:她是不会幸福的。

王晓静母亲:公安把她抓起来就好了。

王晓静:爸爸拿了个刀,就这么划。

解说:惊险荒唐的怀孕经历。

陈鲁豫:怀孕期间你也碰毒品?

王晓静:我在生的时候,我又必须要抽,抽毒品,我就说妈,快点去给我买药品,然后就抽烟。

解说:她能否收获生命的奇迹。

王晓静:我啊完了,那个护士啊一声,她们说好漂亮的小公主。叫阿姨。

王天佽:阿姨。

解说:与毒品纠缠的人生,还能否重返正轨。

王晓静:所以说我现在把握自己,现在我就感觉就很幸福。

陈鲁豫:草儿,你对你妈妈有没有信心?

王天佽:有。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聆听戒毒女王晓静讲述刻骨铭心的自我救赎。

陈鲁豫: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女人的故事,她曾经的生活,我该怎么形容呢?可以说过的一塌糊涂,1994年开始吸毒,一直到2009年,时间长达十五年的时间。这中间她也曾经尝试过要戒掉毒瘾,她回忆说至少戒过六次,每一次你不能说她的出发点不真诚,她的决心没有那么大。但是每一次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失败了,这中间她有过婚姻,但是也都没有成功。

不过今天的她呢已经远离毒品了,不过她也跟我说,一个吸过毒的人,戒毒可能是一生的事儿,所以不到人生最后一天,你不能说我成功了。 所以今天这方面不给她太多的压力,但是必须要说今天的她,她的生活真的是新天新地的,她叫王晓静,我们来认识一下她。

王晓静:我叫王晓静,今年四十岁,是一名酒水销售,我阳光,也很爱运动,同时也是一名戒毒宣传爱心大使。

然而在过去的七百多个寂寞夜晚,我努力坚持着以自己曾经真实的灰暗过去,用一次次的狠心去揭开那些还未愈合的伤口,用流出的血与泪去书写我过往十七年的忏悔。那一年的我是仅有二十一岁的吸毒女阿雪,吸毒十五年,戒毒六次,历经三段失败婚姻,毒瘾又如心魔趋势我堕落,迷失自我,每每清醒之后徒留无尽悔恨。

如今我已戒毒四年,但有时仍然会彷徨、失落、无助,午夜梦回时常常梦魇缠身,梦醒十分我不知道未来路在何方。我是戒毒女还是当年的吸毒女,这一生我是否能够完成自我救赎。

陈鲁豫:王晓静,不过她生活中特别希望别人叫她,也很习惯别人叫你王晓,对吧,王晓,你可以离我稍微近一点,对,坐在那儿。

王晓静:谢谢。

陈鲁豫:好,稍微,对。我不知道对于你来说,你平常特别习惯,希望自己让自己强化那个时间,到今天为止,我有多长时间没有吸毒了,还是你希望尽可能不要去想那个时间,让它自然而然的变长,一点点变长就好。

王晓静:我觉得其实也没所谓啦,只要我在一天就是我一天的成功,反正只要我在这个美丽的世界,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看到妈妈,看到电视上一切,看到我网上有网友,感觉到我真实的,我就觉得我很成功。但是如果当我离开,我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我什么都不会知道了,对于成功是什么,喜悦,我也无法知道,所以说我现在把握自己,现在我就感觉就很幸福。

陈鲁豫:肯定很多人会说你是挺勇敢的,因为对自己个人来说,以前犯过的那些做过的傻事儿,忘掉是比较好的。


王晓静:如果我们好了伤疤忘了痛,我以为我现在什么都可以去接受了,毒品,这个是毒品,为什么它是毒品,它能够诱惑,如果只仅限于就说我一个人,我抽了这次没关系的,我可以去抽。但是往往错了,就这么一次我一生都会去忏悔,所以说我不能忘记以前。
穿越到当年 也不会去怨谁

陈鲁豫:如果你能够穿越到当年,最开始的那个时候,1994年,你肯定愿意花一切代价回到当年,把那个历史能够改写的话,后来的生活可能完全都不一样了。

王晓静:我不会去怨谁,因为是自己,因为没有人用刀逼我,也没有,虽然说他有一些那种,就是语言存在欺骗,但是我自己的意志不坚定能怪谁,只能怪自己。但是如果真的能穿越的话,我情愿自己就听妈妈的话,还是去穿那身白大褂,太幸福了。

陈鲁豫:1994年以前的你是什么样的?

王晓静:我很爱笑,我很天真,就是用自己很自恋的话说很聪明,同学们都说,跟我就是在一起玩,像我的头脑像电脑一样的。我曾经以为自己很自我为是的,但是1994年之后就,只要一接触到毒品以后,我自己知道明摆着自己犯下了那些都是无耻的事情。

陈鲁豫:其实你应该比一般人更了解这些,因为你妈妈一直在医院的药房工作。

王晓静:没有,在那个时候我所了解的只是某毒品,某药品和那个某药品,就这些麻醉药品。当时的毒品是白的,没有那种意识。

陈鲁豫:完全不懂?

解说:年少懵懂,为爱步入歧途。

王晓静:因为我们认识得比较传奇,他就属于那种英雄救美,我要以身相许那种。回去以后,哇,一间房子里面全部都是乌烟瘴气的,就坐在那里,但当时我就肚子痛,我说我肚子好痛。然后我朋友说那你吃这个嘛王晓,吃这个就不痛了,就探吸。

解说:山穷水尽,最终她出卖自己。

王晓静:直到后来为了获取毒资以后,就完全变了。根本不用管那个丢不丢脸,那说了就简直太假了,例如说跳夜场的舞,很糜烂的。

解说:人生的路口,走上歧途的她,如何救赎破碎的青春。

1994年王晓静不顾父母阻挠,和认识不到三个月的男友一起来到了广东东莞。意想不到的是,让原本单纯快乐的王晓静坠入毒品深渊的竟然就是这个让她曾经投入一切的爱情。

陈鲁豫:第一次带你接触这些人的人,是你当时喜欢的那个男孩儿?

王晓静:对。

陈鲁豫:你当时的情感状况是什么样的呢?

王晓静:我说实话有点因他服毒,我不明白那个是爱还是什么,现在等到戒完毒以后我明白那不是爱了。那只能说是一种习惯,因为我们认识的比较传奇一点,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在一个像酒吧一样的,但是我们是顾客,我们去玩,后来有一些黑社会的认识我,没有吸毒,还漂亮一点。他们就要来就是来拉扯我嘛,他就属于那种英雄救美。然后我的朋友就说,这个男的怎么那个,那个时候太小了,就觉得很少女嘛,在梦幻自己的白马王子来救我了,然后我就必须,我要以身相许那种,就是这样的,但是到后来染上毒以后。

陈鲁豫:是他碰的厉害,还是你碰的厉害,在那个时候?

王晓静:刚开始他碰的厉害。

陈鲁豫:他碰的厉害。

王晓静:他找我要钱,管我要钱,我觉得奇怪,为什么你每天一百块钱也够用了嘛,为什么找我要两百三百,甚至于更多的,甚至于那种脾气变的很毛躁了。感觉变了一个人突然之间,我说为什么那样就变了。然后有一天我也没告诉他,我就回去,回去以后,哇,一间房子里面全部都是乌烟瘴气的,就坐在那里。但当时我就肚子痛,我说我肚子好痛,想都没有想,我在怀疑,有怀疑说,你们再怎么抽烟抽的那么厉害,那个烟特别特别厉害。

然后我朋友说,那你吃这个嘛王晓,吃这个就不痛了,然后我就嘴巴里面用我们四川的话骂,我说就骂他嘛,我说你干嘛每天花那么多钱,边气就边,吃着怎么苦的,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又觉得好像又怎么样,说不出来那种,完全说不出来。然后完了以后就吐,马上就去吐,吐得自己很难受,然后就还是,嘴巴还是在骂他,就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陈鲁豫:你没有一丁点的怀疑吗,你还是学医的?

王晓静:没有。

陈鲁豫:没有。

王晓静:因为我唯一的就是防线就是,正常人拿到的东西。

陈鲁豫:应该是没问题的。

王晓静:没问题的。

陈鲁豫:第一次呢,第一次是注射吗?

王晓静:没有,就探吸,我觉得好苦,那毒品真的好奇怪,就觉得很苦,明明很苦,但是感觉苦完了,我还想再苦一次那种感觉,真的特苦特苦,我这辈子没有吃过那么苦的东西。

陈鲁豫:你花了多久意识到自己上瘾了?

王晓静:大概一个月。

陈鲁豫:一个月。

王晓静:每当他们吸的时候我就吸嘛,然后,到第二天早晨,就是大概一个月的时候,我没有吸,感觉我那个腿好难受啊,而且那个心莫名的慌,那个鼻涕一下就流出来了,就是没有控制就像感冒一样,我会控制一下拿纸巾擦一下,一下唰一下就流出来了。我现在最大的后遗症就是嘴,完全是感觉到这边来了。

陈鲁豫:就是那个后遗症。

王晓静:不,因为那吸毒的时候,都是通常一根管子,然后它们就会导致,不是往这边就这边,长期这样的话,那个嘴不往这边就会往这边。

陈鲁豫:没有钱怎么办?你当时做的工作是什么呢?工作肯定不足以支付,那你怎么办呢?

王晓静:当时只是刚刚过去,因为有骗爸爸,其实真正的是在做夜场的,有一点像做服务员,只是说,今天我如果卖了多少酒的话有那种抽成,就是这样的,但是还是变相的有一点喝酒。但是到后来为了获取毒资以后,就完全变了。

陈鲁豫:底线一点点都没有了。


王晓静:毒瘾来了,那根本不用管那个丢不丢脸,那说了就简直太假了。就用自己以前的那种小聪明去想,我不赚这样钱我赚那样钱可以吗?就是把错的那种思想绕来绕去的,给自己找下一个犯罪的理由,让自己去原谅自己。例如说跳夜场的舞啊,那些等等一切都是这样的,因为我感觉那样,就没有像那些女孩儿一样,去做,做那些,做那些,然后做这个我就可以自我原谅,还把自己当成是一种好像,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好笑,把自己觉得有一点像卖艺一样的,但实际上明明就是一个,整个一个错的。

游走于光明之路与万丈深渊之间,带给家人无尽痛苦

陈鲁豫:所以那个时候你跟你当时的老公,两个人都处于这样一种生活状况?

王晓静:对,很糜烂的。

陈鲁豫:但当你们俩清醒的时候,会不会两个人一起商量说,咱们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真的太,错得太离谱了。

王晓静:他没有商量过,从来不跟我商量,我心里有那种我说干脆回家了。

陈鲁豫:你想停下来?

王晓静:就很天真的说,我回家了,以为回家了,就可以没有这一些形态了,其实完全就不是我想像的那个样子。

解说:历经十五年,戒毒六次。

王晓静:我就复吸,复吸到戒毒所,第一次强制隔离戒毒,两个月强戒,谁知道强戒出来还是又吸了。

解说:游走于光明之路与万丈深渊之间,带给家人无尽痛苦。

王晓静:爸爸拿了个刀在这里划,我当时找爸爸要钱,爸爸说没钱,爸爸说女儿,我宁愿把我自己这陀肉刮下来,我打我妹妹还,后来回到家里,我也骂妈妈。

解说:历经苦难,她如何回归家的港湾。

陈鲁豫:你当时怎么样面对你爸你妈呢?因为你总是要回家的。

王晓静:撒谎,骗他们,我不能让他们来,因为爸爸妈妈,从我一开头都是在骗他们,我说妈妈,妈妈问我在外面做什么,我说我在外面跟别人打工,在一间医院里面,我也在做X光投照师,刚开始我还会给妈妈就是寄工资的那种钱回去,后来没有了。没有了然后以后,甚至连电话也不打了,完完全全他们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样的生活。

陈鲁豫:晓静的爸妈今天也在现场,我们掌声欢迎他们,来。我们掌声欢迎晓静的父母,来,您坐。我知道你们特别支持王晓现在做的工作。

王晓静父亲:她现在戒了嘛,在帮她宣传,现在我还是很满意她。

陈鲁豫:当年晓静一个人在外面骗你们俩说在外面都挺好的,做父母的其实会有感觉吧,还是您很相信?

王晓静父亲:我坐车到东莞去,她说她有病,我当时带了些钱去,一个月过后发现不对头,知道不,为啥说不对头,她请人家别人过来问我要钱,跟我们一队的问我要钱,一次我倒不觉得。

陈鲁豫:经常问您要钱?

王晓静父亲:经常问我要钱,我就发现不对头,因为我毕竟不是广东人,广东生活又高,我在四川,我们那儿生活低,你知道吧。我爱人是有工作的,我之前那个单位垮了,改革嘛,单位垮了,垮了过后呢,我这个人头脑也比较灵活,又很会做生意,知道不,所以我也有钱。我这辈子我也是,所以钱来说呢,我在那个地方呢,我也是不缺的,因为我完了再挣。

陈鲁豫:您当时也挺有,你爸爸当时做生意做的不错,其实挺有钱的,但他意识到老这么给你钱是有问题的,那您到广东看到她的时候就意识到有问题了吧?

王晓静父亲:就说在广东发现了,不对头,然后我就问她回来不,她说害怕她妈,要把她妈气死,知道不,如果妈妈晓得了,万一把妈妈气死,那怎么办。她说她留在那,她还是停留在广东,不好意思回家,回来过后我没有敢跟她妈说这个事情,我只是想呢就说,娃娃那边有病,确实有病,然后我就找我的幺女子幺女婿,我幺女子也是学医的,其实她两姊妹都是学医的,幺女婿也是医生。

就给他们把这个情况就如实说了,讲明白了过后,他们就在精神病院,然后就开了那么多药,我这个幺女婿是,当时是在精神病医院工作,而且戒毒的这个药品呢,很多也出自于精神病院。

陈鲁豫:所以当时让你的妹妹妹夫来帮着你戒毒?

王晓静父亲:结果我就把他们带到东莞去,给她戒毒。

陈鲁豫:所以爸妈当时那第一次等于要干预,干预来帮你戒毒,你印象当中你爸爸做过最极端的事情,只要你能戒毒我怎么样都行,做过什么样的事情?

王晓静:爸爸拿了个刀在这里划。

陈鲁豫:你爸爸拿刀自己划他的腿?

王晓静:我当时找爸爸要钱,爸爸说没钱,爸爸说女儿,我宁愿把我自己这陀肉刮下来。

陈鲁豫:那当时你爸爸这么做后,你说什么?

王晓静:听不进去。

陈鲁豫:你那时候人是清楚的还是不清楚的?

王晓静:清楚的,听不进去,只想要。

陈鲁豫:听不进去。

王晓静:只想要那个就是,把那针打下去。爸爸是一个很坚强的军人,而且从小吃了很多的苦,我觉得不知道怎么形容。

陈鲁豫:不知道怎么形容,你现在想想那些年,你爸爸因为是男人,可能不会在你面前流眼泪,你妈妈可能流过很多眼泪。

王晓静:妈妈已经流了,我感觉妈妈都流干了一样。

陈鲁豫:阿姨,那些年你想过要打她吗?

王晓静:妈妈不打我的。

王晓静母亲:打有什么用啊,没用。

陈鲁豫:当时想怎么样能有用呢?怎么样能帮她呢?

王晓静母亲:就是想真正的公安把她抓起来了就好了,就这样想的。

陈鲁豫:把她抓起来就好了?

王晓静母亲:她毕竟是我心头的一块肉嘛,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能救一天就救一天,就像病人得了病一样,把病治好了就行了,就想着她小时候啊,很乖。她去七八五二解放军部队演节目,选上她了,三岁多,那时在机关幼儿园嘛,就发了六个糖,我记得六个水果糖,她就跟她,跟我的二妹揣回来啦。还有一次很冷嘛,我的小女儿就叫冻得很啊,冻得很,她就把筷子,整个筷子烧起来,把手巾也丢下去,叫我二女儿去烤。

我们下班回来的时候,邻居就告诉她爸,就说你女儿今天差点把房子都烧了,实际上她是怕妹妹冷着,去给她生火叫妹妹烤火,从小她就有这样的爱心。

陈鲁豫:你有时候会不会想,如果我当初碰到的男孩儿,是碰到对的人了,可能这一切不会发生?

王晓静:也许我会犯错,人生中,但是不是犯那么大一个错,也许我会去做生意投资就是失败,会把爸爸的钱败掉,但是我相信爸爸会原谅我,因为爸爸有那种商人的头脑。也许我会跟一个男人,被这个男人打,爸爸也会原谅我,因为吸上毒以后不光只是整个我的人,用别人用坏这个字去评价她,我那是无耻。其实现在我真的宁愿有人说,阿雪你是个坏女人,只是一个坏女人,有时候我会感觉很欣慰。但是如果有一个人说,我是一个无耻不要脸。

陈鲁豫:就第一段婚姻结束多长时间?

王晓静:真正的,我和他在一起,只有短短的就是大概1997年左右,但是我们两个我只是,那几年只是供他的那个毒品的消费,然后之后后来他,我叫他跟我离婚,他不跟我离。然后那个人就跪到我爸爸的面前,我爸爸说你不是我女婿,从开头我没有认过你,到现在也没有认过你,至于你给我女儿带来的是什么伤害,你自己跟她讲,我们不怨你,就说不会骂你,不会责怪你,我们只会责怪我们自己的女儿犯了错,后来他就跟我离了,就这样第一个恶梦。

解说:三段失败婚姻,几度让她迷失自我。

王晓静:第一个恶梦,是因为我没有朋友,吸毒了没有朋友,他只是想把我骗过去给他赚钱那种,很闪婚的,这个只有大概一个月时间,所以说我觉得这段婚姻已经,不能怪谁,已经没有记忆了。

解说:面对他人的嘲笑。

王晓静:呀,她是吸毒的,我们大家快点走,快点走,她有没有艾滋病?

解说:家人如何挽救失足女儿?

陈鲁豫:所以我想像你从1994年到2009年的生活就是吸毒,然后意识到自己错了戒毒,然后戒毒过程当中,你肯定该吃的苦也吃了,但最终还是因为一个什么原因又开始,就不断地反复?

王晓静:不断地反复,就是因为我身边没有朋友,当旁边比如说我们这里坐了那么多人,有一个人指出,呀,她是吸毒的,我们大家快点走,快点走,感觉这个吸毒,这两个字就包括了就是违反犯罪或者是她要,她会找我要钱的,有那种钱,首先我感觉就是钱,要不就是她有没有艾滋病。我妈妈,妈妈很伟大,可以这样说,我现在四十岁了,每天早上在家里,我妈妈都会把牛奶和蛋给我端到床边,然后她会叫我幺儿,你起来吃点嘛,我还会发气,我说妈,那么早,你不要给我嘛,我昨天晚上已经熬了一夜了,谢谢你,不要嘛。

我妈说你吃嘛,省得你爸爸等一下上来看到,他会骂我的。我是万幸的,我很感谢老天爷把这个,就是这个爸爸赐给我,把妈妈赐给我,把我的妹妹赐给我。如果我身边他们少了一个人,也许我这生都无法。第一次妹妹,妹夫那么远,大老远来给我戒毒,我打我妹妹还,我骂,骂身边一切的人。后来回到家里我也骂妈妈,我,那时候产生幻觉,我以为妈妈就是当初给我吸毒的那些人,或者是找我来要钱的,因为我吸毒借下很多,到处骗人的钱。我就觉得他们就站在我面前,我感觉很怕,我就骂我妈妈。

陈鲁豫:那几年戒毒最长的一段时间戒了多久?

王晓静:那年其实我蛮以为我可以了,我还帮别人戒毒。

陈鲁豫:那后来为什么?

王晓静:谁知道就帮别人戒毒的途中,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就把自己,就好像游泳救人一样,连我自己都不可以的时候,我就去帮别人救,谁知道我一起就那个下水了。2005年以后我就复吸,复吸到戒毒所,第一次强制隔离戒毒,两个月强戒,谁知道强戒出来还是又吸了。

陈鲁豫:所以真正最后一次戒毒,也是强制戒毒,2009年。

王晓静:强制戒毒,2009年,两年,面对失去自由两年,什么概念,我以为自杀,假装自杀就可以逃避这两年,我就吞药,我就让妈妈给我送到那个一百颗药品,然后还有三板药品,我就把它吞掉,但是当时只吞了八十颗。吞了以后,我马上按那个警铃,我说报告警官我自杀了,马上就把我送去抢救。

陈鲁豫:你并,并没有想,想放弃生命?

王晓静:没有。


陈鲁豫:只是想吓唬别人,用这样一种作为一种手段,会有危险吗,当时大夫告诉你,如果你这样做很傻。

王晓静:我当时只想出去,没有想到危险,如果当时警方不来救我,我也就,也就死了。
怀孕让全家人惊喜 也让家庭产生巨大的矛盾与分歧

解说:经历了两段失败婚姻的王晓静,在2005年迎来了她的第三次婚姻,虽然两人在最后各自分道扬镳,但是在这段婚姻中,王晓静却意外得到了一个孩子。和丈夫廖志结婚不久后,王晓静便怀孕了,孩子的到来让全家人既意外也惊喜,但同时也在这个家庭之中产生了巨大的矛盾与分歧。因为常年吸食毒品,加上此前的流产经历,让她的怀孕的机率非常小,能顺利生下孩子的机率是千万分之一。孩子若能健康机率则是亿万分之一,但和每个普通女人一样,想成为母亲的心让她决定冒险一试。

陈鲁豫:因为有很多有吸毒史的女性,要孩子是件,像是个奇迹一样,是很难的,对不对?你当时怀了这个孩子的时候,你本能的是要还是不要?

王晓静:我不知道,我妈妈,妈妈担心我,她很迷信,她就说我们去求一个孩子,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孩子是佛祖给我的。

陈鲁豫:你想要这个孩子?

王晓静:嗯。

陈鲁豫:可是怀孕期间,你是碰毒品,还是不碰毒品了已经?

王晓静:碰。

陈鲁豫:怀孕期间你也碰毒品,大夫知道你什么情况吗?

王晓静:没有,当时没有告诉大夫。

陈鲁豫:大夫不知道?

王晓静:不知道,当时第一个月就是打出来是双胞胎。

陈鲁豫:是双胞胎?

王晓静:我很高兴。

陈鲁豫:但是呢?

王晓静:但是可能因为吸毒。

陈鲁豫:其中一个没有保住?

王晓静:对,流产,到第二个月流产然后就,就保胎,保胎然后以后,就把草儿留下来了。

陈鲁豫:保了一个。

王晓静:嗯,爸爸给我女儿的名字,改了一个叫草儿,就意思就是说希望她能够生命力在我肚子里就强大,就说春风吹又生嘛,生命力很强。但是到生的那刻我都怕,我觉得我怕生一个怪物出来。

陈鲁豫:她几个月就出生了?

王晓静:七个半月。

陈鲁豫:七个半月,多重生下来?

王晓静:那么一点点,两斤八两。

陈鲁豫:两斤八两,但是就是个奇迹,孩子完全,孩子完全健康是吧?

王晓静:因为当时生下来的时候,我听到那个护士尖叫,我现在想起来我都挺怕的。

陈鲁豫:为什么尖叫?

王晓静:我当时很大的压力,我想万一我生了一个就是怪胎,我肯定只有马上从楼上跳下去了。因为当时我生她的时候很痛,医生说,当时我在生的时候,我又必须要抽,抽毒品,我就说,妈,快点去给我买药品,然后又抽烟,然后我们那些医生说,建院一百年以来,第一次遇到我这样的。然后我说好,我最后一次,如果再生不下来,我就跟那些医生都发火了,那医生都很怕,但是那医生都很好,就说王晓乖,王晓乖,你,你乖点,你怎么样,听我们的。

谁知道草儿在肚子里面就好像听明白一样,就那声我就大叫啊,她就出来了,然后我啊完了,那个护士啊一声,她就说好漂亮的小公主,我当时我说妈呀,你早点说,你不要啊嘛。然后谁,谁知道,我正要,我一看怎么像个小老鼠一样呢。

陈鲁豫:很小很小,因为本来,本来小孩出生就小,她两斤多的话可能就。

王晓静:是的。

陈鲁豫:就这么小。

王晓静:那个那个我记得当时我侄女买的帽子只有那么大,全雅安最小的一个帽子,从她头上戴下去,一下就跑到脖子这里来了,然后妈妈又把她抱走了,抱到因为去抢救,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就全部都不管我了。那个时候其实我,真是最痛的时候,因为胎盘没下来,我正在都要死了,后来等到我回到病房的时候,我又看到草儿的爸爸在喂她的奶,我没有那种,还没有那种母爱涌现出来。然后我只是心痛他爸爸,我说来我帮你喂奶吧。

陈鲁豫:草儿的爸爸是你第三任婚姻当中的?

王晓静:对,当我一下床一把那个奶瓶放到孩子嘴里的时候,在那一刻,天生的母爱马上出来了。草儿生下来真的是太可爱了,很光滑,那个两个眼睛到处望,而且她不哭,太可爱了,我说如果,如果她扛不过七十二个小时怎么办。

陈鲁豫:如果孩子夭折了,如果孩子长大之后发现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你没法原谅自己,你有收入吗,那个时候?那怎么维持你们俩的生活?

王晓静:我就去碰瓷了,我还把草儿背着,有一次我在我博客里就记录了,当别人都走了以后,我把钱拿到我在想,万一当时我控制不好自己,草儿就。

陈鲁豫:草儿现在应该也大了,七岁的孩子,她可能会明白一些,妈妈是个好妈妈,但是妈妈以前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她能,她能理解这些吗?你觉得。

王晓静:草儿有一次在街上跟我说,她说妈妈你不要,不要跟人家说你是吸毒的,你就说你是禁毒的。

陈鲁豫:我们之前一直没有把小朋友请出来,因为觉得很多的故事当着小孩的面讲会有一些残忍,那现在来,我们掌声把晓静的女儿天佽请上来,来,草儿上来。

王晓静:你叫阿姨。

陈鲁豫:草儿好。

王晓静:快点。

草儿:阿姨。

陈鲁豫:你好,来。

王晓静:还有观众,大家观众朋友们好。

陈鲁豫:你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好不好,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几岁?

王天佽:我叫王天佽。

陈鲁豫:王天佽,几岁?

王天佽:六岁。

陈鲁豫:六岁,那你上学了吗?

王天佽:上了。

陈鲁豫:上了,你上几年级啊?

王天佽:一年级。

陈鲁豫:刚刚上一年级是不是?

王天佽:是。

陈鲁豫:那你教大家认个字,王天佽的佽是怎么写的,你会写吗?

王天佽:会。

陈鲁豫:会写,跟大家说说怎么写的,哪个佽?

王天佽:人字旁的。

陈鲁豫:单立人的是吗?人字旁的。

王天佽:是。

陈鲁豫:然后右边呢?

王晓静:有一个一次两次的次。

王天佽:一次两次的次。

陈鲁豫:哦,王天佽的佽是左边一个单立人,右边一个一次两次的次,这个字我们都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呢?你知道吗?

王晓静:大家帮助。

王天佽:大家帮助。

陈鲁豫:大家帮助,这是妈妈给你起的名字,好不好听?

王天佽:好听。

陈鲁豫:好听,那你的小名叫什么?

王天佽:草儿。

陈鲁豫:草儿,小草的草,你知道为什么妈妈给你起这个名字吗?

王天佽:不知道。

陈鲁豫:不知道。

王晓静:你忘啦,离离原上草,离离原上草,你忘了吗?

陈鲁豫:会背那个诗吗?

王天佽:会。

陈鲁豫:你背一个我听听?

王天佽: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

陈鲁豫:对对。

王天佽:烧,烧不尽。

陈鲁豫:不尽,野火烧不尽,然后。

王天佽:春风已入园。

陈鲁豫:春风吹又生。

王晓静:她太紧张了。

陈鲁豫:不错,来,给她鼓掌。草儿平常在家里面,你是跟,她叫他们姥姥姥爷,还是叫什么?

王晓静:叫婆婆。

陈鲁豫:婆婆。

王晓静:叫爷爷。

陈鲁豫:爷爷,是婆婆爷爷对你好,还是妈妈对你好啊?

王天佽:婆婆爷爷。

陈鲁豫:婆婆爷爷对你好啊,妈妈呢?

王天佽:对我好。

陈鲁豫:对你也好,妈妈是什么样子的?

王天佽:很有爱心的。

陈鲁豫:妈妈是很有爱心的,怎么样叫很有爱心呢?

王天佽:给人家,给其他的同学送书包。

陈鲁豫:给别的人送书包,给什么样的人送书包啊?

王天佽:小朋友。

陈鲁豫:给小朋友,那你认识那些小朋友吗?

王天佽:不认识。

陈鲁豫:那你妈妈给别的小朋友送书包,你会吃醋吗?

王天佽:会。

陈鲁豫:会,为什么吃醋呢?

王天佽:因为她就不给我。

陈鲁豫:因为都不给你,那因为你有书包了,你妈妈才不给你的,对不对?

王天佽:对。

王晓静:对于她来说,我觉得挺亏欠她的,现在从戒毒所出来以后,也没有好好带过她,每天就上班,上完班了,又上网,上网完了,都没有怎么带我女儿去公园玩一下,还是很少,然后我会带她去看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是什么?

王天佽:小动物。

陈鲁豫:小动物?

王晓静:因为我觉得一个人要有爱心,就必须让他去看那些小蚂蚁,因为蚂蚁它没有任何的还击能力,但是它一样的很坚强,一样的很勤奋。

陈鲁豫:你觉得她比一般的小孩的心事可能会重一点。


王晓静:是的,吸毒朋友的孩子的确也逃不脱好奇,但是往往可以这样说,吸毒朋友不应该生小孩,因为毒品会给,就是在吸的时候从那个胎盘,这些小孩都靠胎盘的,它们会给他带来的是畸形儿,生出畸形儿,或者是大脑反应迟缓啊,就是说话粘连等等一切。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戒冰毒|戒海洛因|戒麻古|纳曲酮|脱毒舒|八卦象数疗法|一起戒毒论坛

GMT+8, 2018-9-24 14:25

Powered by 戒毒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